返回顶部

第78章 学飞(加更)

小说:韩娱之kpopstar 作者:静候轮回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阳光明媚而喜人,有几缕透过窗棂照入室内,将yi人yi鸟的影子在地面上拉长。

    小鸟低着头,认真地啄蛋黄吃。

    和十天前刚来到登州城相比,它的绒毛更暖和紧密了,睡着的时候就和yi团棉花没什么区别,除了颜色不同。

    于歌轻轻戳了戳它的小翅膀。

    生手总是会转成熟手的,何况养鸟也不是什么很有难度的事情,如今,于歌已经知道小鸟喜欢的食物是牛奶和蛋黄,还教会了它解决更衣问题,给它做了个暖暖的窝,并且为它起了个新名字。

    “小羽毛,你大名叫邵羽,还记得吗?”

    回想起当日的情形,于歌承认自己真的是慌了,才会无法相信这只雏鸟就是邵羽。排除那时候发生的其他可能,没有尸体c没有灰烬c衣服和储物袋都好端端地跌落在地上,连地上的道袍和中衣,也还是伤痕累累的模样,仅有只小鸟坐在衣物堆里瞧它,小伙伴还能去哪里呢?

    仅仅是小伙伴吗?

    于歌不由得摸了摸嘴唇。

    他又戳了戳小鸟的翅膀,似是自言自语yi般道:

    “是半妖吗?麻雀妖挺少见的。”

    “宗夷的元婴逃掉了,不知道他夺舍成功没有,老实说,如果他半途被yi个魔修截下搜魂,我们的麻烦会更大,仙器我现在才能发挥它的几分威力?怀璧其罪,我已经不敢回射月谷了,说不定yi靠近就会被抓起来。”

    “天纵印,如果这法宝真的存在,家族也yi直想要得到它,做了那么多的准备,那么它眼下在哪儿呢?还是说,家族并没有成功,天纵山挣脱束缚飞走了?”

    “衣服太破我烧掉了,不过我捡到了你的储物袋,丹药法宝我都收着,灵石用来租这个地方了你不会怪我吧?其实还是花在你身上的。”

    “你是不是喜欢我?”

    “邵羽,你失忆了?”

    “听说鸟会把破壳以后第yi个见到的人当成娘亲,虽然你那天不算破壳,但我的确把娘该做的事都做了,唔,接下来要教你什么?”

    “啾!”

    小鸟抬起头,跟着叫:“啾!”

    于歌失望:“还是要这样才有反应啊。”他想着吃这么多蛋黄该渴了,又给小鸟倒了牛奶。

    少年不知道,他的线条在阳光中是那样柔和美好,眼角眉梢都带着令人心动的笑意,如同yi首轻声哼唱的美妙曲子,柔和而舒缓。

    白星抬手放在胸口,心中yi阵难受。

    于歌哥哥好像很喜欢讨厌的邵羽,即使对方变成了yi只听不懂他说话的鸟儿,可只要和邵羽待在yi起,他就那么开心。哼,希望臭烧鱼yi直变不回来!

    小鸟吃完饭,在房间里像模像样地走了yi圈,回到自己的小窝里,睡觉了。

    简直乖巧得不行。

    在于歌和白星看不见的角度,它翻了个白眼。

    邵羽的内心是崩溃的。

    强撑着使用射日弓之后,痛苦如同岩浆流淌在他的四肢百骸,他只能将意识沉入识海之中,保持yi丝清明,而等他再次能够瞧见外界事物的时候,他变成了它。

    yi只鸟。

    yi只雏鸟。

    yi只黄褐色的傻鸟。

    所以他爹是羽族?

    邵羽还有意识,但很多事情都脱离了他的控制,就如同将yi个成人的灵魂塞进了yi个婴儿的身体,即使他的思想再成熟,也无法控制本能的流口水尿床等行为,换成雏鸟也yi样。

    对食物的需求c对温暖的渴望c对‘母亲’的亲密

    心塞塞。

    他选择失忆。

    实际上,即使邵羽想要和于歌交流,也没有什么办法,无论他想说什么,出口的都是鸟叫声,而他对爪子的控制还不是很好,只能走路和蹦跳,写字是别想了。

    人身的时候明明是金丹期,可如今身体里空荡荡的,根本没瞧见妖丹,但邵羽又有种很奇妙的感觉,自己的境界并未跌落,并且正在随着时间逐渐恢复。

    他之前对着牛奶瞪了半天,水却没有任何变化。

    半妖的生长周期也不知道多长,什么时候能说话能化形呢?

    变成人身前,就继续这种雏鸟的生活吧。毕竟,还可以听见于歌不自觉的表白呢yiyi

    用那样的表情和语气说“你是不是喜欢我”,不就等于“我也喜欢你”吗?

    邵羽沐浴着暖暖的阳光,睡着了。

    他想的很好,但很快遇见了yi个大危机。

    换!毛!了!

    腹部的淡黄色绒毛脱落,换成了纯白色的细软绒毛,这个可以接受;其他部位的黄褐色绒毛脱落,换上的是黑色的更硬直的羽毛,邵羽对着yi碗水看到自己如今的模样时,整只鸟都僵硬了。

    旧毛掉落和新毛长出是同时发生的,这也就使得它此时的形象非常惨烈,像是上辈子那些饱经璀璨即将退休的鸡毛毽子,又像是初学者失败的插花作品,总之yi言难尽。

    “啾!”

    小鸟发出yi声惨烈至极的尖叫,突然展开小翅膀飞上了床,将自己埋在了被子下面。

    邵羽羞愧地无地自容。

    羽族雄性的天性或许就是如此,发现自己的外表不够漂亮时第yi反应就是不让任何人瞧见,等小鸟上了床躲起来,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

    完!全!控!制!不!住!

    “小羽毛,其实你还是很漂亮的,真的!”

    “于歌哥哥,你为什么要给它喝水?”

    “偶尔换yi下口味,总不能天天喝牛奶吧?”

    “为什么不能?”

    和白星拌着嘴,于歌轻轻地将被子扒开,抚摸着不愿见人的小鸟:“乖,每只鸟都会掉毛的,这很正常,以后就漂亮了。”

    “那叫换毛!”

    “好吧,是我说错了,换毛等yi下,”于歌突然顿住了,用yi种崭新的眼光打量着羽毛参差不齐的c正在装死的小鸟,半晌才道:“你是不是会飞了?”

    有yi个词,叫做超水平发挥。

    在精心呵护下,小鸟身上的羽毛终于全部换完了,乍看起来是黑色,细细观察却是种墨绿,表面瞧来非常光滑,如同鱼的鳞片yi样,沐浴着不同角度的阳光,闪耀着或金或绿的光芒。

    于歌把小鸟捧起来,轻柔地抛了出去。

    小鸟保持着被抛出的姿势撅着屁屁落在软软的被子上,似是不解:“啾?”

    于歌:“”

    他陷入了沉思:不是这样学飞的吗?

    用各种姿势把小鸟抛出去后,于歌不得不承认,前面那次大概仅仅是重大刺激下的巧合,小鸟根本还不会飞。

    可是自己并不是大鸟,没办法教——

    有了!

    翌日。

    于歌买了yi袋子灵米,洒在小楼自带后院的地上,耐心地等待着。

    浸染灵气的土壤中种出来的食物,受到修士们的喜爱,本就是各大酒楼的菜肴原料,拜托侍女后,很快买了回来。至于侍女瞧他的眼光越来越好奇这点还是不深究了吧。

    “叽叽。”

    “渣渣。”

    “咕——”

    鸟儿们小心翼翼地降落在地上,啄米c抬头c啄米c抬头,见无人打扰,几次重复以后便放开胆子吃起来,其他鸟儿见小伙伴吃得香,纷纷受不住诱惑加入了啄米的行列。

    侍女烟云静静立在yi旁,心想:之前的食物,应该也是为鸟儿要的吧?

    作为百阅楼的侍女,她遇见过的客人很多,却少有见到如这位道友yi般年轻俊俏的,脾气似乎也不错,还意外地对小动物有爱心,若是真要找个道侣的话,这样的就很好很好了。

    两朵红晕,悄悄地爬上了烟云的脸颊。

    “叽——”

    “嘎嘎!”

    “咕咕咕!”

    慌张的啼叫和杂乱的振翅声唤起了她的思绪,烟云目瞪口呆地瞧见客人跳进院子,对着yi只麻雀围追堵截!他矫健地在干净的地面上穿梭着c手上yi朵莲花做出倒扣的姿态,随时准备着捕捉!

    咔擦,有什么东西碎掉了。

    眼前的画面如魔似幻,恍惚间,烟云仿佛听见了那莲花法宝的哭泣声:居然被用来抓麻雀,尊严何在?

    麻雀被抓了。

    其他鸟飞走了。

    客人的身影消失了。

    侍女烟云:“”

    好yi会儿,她才回过神来,木着脸地施了个控水诀,把院子里的鸟粪冲走了。

    于歌关上窗户,将吓尿了的麻雀从莲花里倒出来,抱过小羽毛,殷切道:“来,跟着它学飞吧!”

    “啾!”

    “你也很高兴对不对?”

    “啾啾!”

    “来,好好学,快快长大!”

    “啾!”小鸟又叫了yi声,还蹭了yi下他的手指。

    某人终于注意到这只麻雀浑身僵硬,动也不动,他迟疑地伸出手指戳了戳这只刚才瞧上去啄米最起劲的麻雀,“啪嗒”,麻雀倒下了,还抖了抖腿表示它没死。

    于歌:“”

    他刚才真的很吓鸟吗?

    这种情况被证明不是偶然,但也不是自己的原因。

    于歌又抓了黄鹂c画眉c鸽子等等尝试,这些鸟在室外还是正常的,然而到了房间里,见到了小羽毛,就浑身僵硬,动都不会动了,其中鸽子的表现活泼些,在yi炷香后,它精神抖擞地站了起来,围着小羽毛又唱又跳,咕咕咕了好yi阵子。

    白星怀疑道:“这是在求偶?”

    于歌:“!!!”

    他把所有抓来的鸟都扔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