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8章 射月

小说:韩娱之kpopstar 作者:静候轮回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清云淡。

    冬日暖阳,没有风霜雨雪遮蔽视线,邵羽趴着往下看,在这个地广人稀的时代几乎瞧不见人类的踪迹,山川河流构成自然优美的形状,如同巨龙卧下,蜿蜒起伏之处动人心弦。

    清霄吓唬道:“小心点,会掉下去的。”

    邵羽眨着眼睛卖了个萌:“师父会接住我的。”

    “呵。”面瘫脸的师父嗤笑yi声,没回话。

    这飞行法宝是艘精巧的三桅船,洁白的帆,狭长的船身,坚实而光润的木质上刻画着繁复的符箓,在云上行驶起来时,青蒙蒙的结界随着掠过的风激发开来,风为船桨,以风养阵,生生不息。

    注意到小徒弟不再看风景改成看船,对上他赞叹的视线,懒洋洋靠在甲板上的清霄道:“这是你清辉师叔炼的宝器,清若师叔画的符箓,今后你若是为宗门立了功,也可以去求。”

    他没有继续解释的意思,翻了个身,闭上眼假寐。

    原文毕竟是站在于歌的视角来写,对射月谷之中的大小事务描述并不具体,邵羽也无意多问,反正从外门弟子做起的话,该知道的总会知道的。

    防风c除尘c加速除了这些,这船身上的符箓想必还有保温的作用,飞得这么高也不觉寒冷,他翻了翻母亲整理的储物袋,不是非常意外地发现了里面的床上用品,于是淡定得扒拉出两个枕头,扔了yi个给清霄,另yi个自己用了。

    感觉到有个东西朝着自己飞来,清霄差点条件反射地攻击,才堪堪想起现在是和小徒弟yi起在法宝里,伸手接住了。他睁开yi只眼,发现这是个枕头?

    抬头瞧瞧,小豆丁已经用上了,侧躺着很舒服的样子。清霄顿了顿,捏了捏发现挺软的,便把它垫在脑袋后面,继续睡。

    射月谷,顾名思义是个山谷。

    古早大能弯弓射月,陨石落下砸成深谷,灵脉成灵气充裕,遂以此地为基,开宗立派,为射月谷,镇派之宝即为此弓,得名射月弓,品级仙器。

    尽管是写文时的设定,邵羽到了地头的时候仍旧有种深深的担忧:这地形,要是来场洪水兽潮什么的,往哪边逃跑?建筑的时候居然没考虑安全通道吗?差评!

    哦,好吧,修士能飞。

    真的要打下这儿,还要弄点不让飞的结界或者妖禽挡空路射月谷肯定有后手的,就不知道是什么了

    “到了。”清霄见邵羽紧盯着谷中的样子,理所当然地以为他是被这前所未见的景象所迷,完全没想到他看好的小徒弟已经想了n种攻打方法。

    邵羽会这样未雨绸缪,是有缘由的。

    在他上辈子改来改去的大纲里,‘邵羽’将死于射月谷掌门宗夷之手,尽管设定中‘邵羽’是在两人yi对yi的情况下挂掉的,但万yi蝴蝶效应演变成门派大战呢?

    “蓝颜祸水”四个大字突然砸在了他头上,邵羽觉得压力好大。

    另yi边,清霄已降下云舟,和来迎接的yi个青年修士说了几句,将邵羽托付给他,便收起飞行法宝,抱着枕头走了。

    着枕头走了!

    枕头走了。

    头走了。

    走了。

    了。

    这画面太美。

    ——等等,不还了吗?师父你看我真诚的双眼啊,真的不还了吗?这个徒弟孝敬师父天经地义c师父拿徒弟东西基本上也天经地义的世界真是太无情无义无理取闹了_(:3ゝ∠)_

    邵羽目送清霄的身影消失,平静地转过脸:“外门管事张百忍?你好。”天知道为什么他叫玉皇大帝的名字?写文那会儿这个人根本没有出过场好吗yiyi

    张百忍和气笑道:“这些日子要委屈小师叔了,请随我来。”

    转过花丛还是花丛,绕过回廊还是回廊,yi路繁花掩映c幽径交错c鸟声虫鸣不绝于耳,逐渐有人声,而张百忍的表情也由和气变得威严,有了种掌控的气度。

    外门管事这个职位,是yi个外门弟子能够达到的极限了。

    决定修真资质的有三项:天赋c悟性和传承。

    天赋即为灵根,单灵根最佳,双灵根若是能互相配合也不错,如水生木,水木双灵根是不错的天赋,而水克火,水火双灵根就悲剧了。灵根还分品相,由低到高为残缺c寻常c卓越c完满。

    悟性即智慧,即使天赋好,若是蠢笨如猪,法诀符文都看不懂,或者压根不努力,觉得自己睡觉也能飞升,再好的天赋也白搭。有个词叫顿悟,这样的待遇yi般都是留给积累多悟性高脑洞大的人的。

    传承是个很虚无缥缈的存在,大意是指祖上在后代血脉里留了什么特殊的东西,像是说全家都很受鸟兽的欢迎,学疗伤的法诀上手特别快,笑yi笑就会有人争先恐后地为你舍生忘死人类很少有传承,yi般都是妖族有。

    说的简单明了yi点吧,天赋就是你出生时候的属性,悟性是你的智慧加点,传承就是光环,普通点的比如凤凰的‘百鸟之王’c九尾狐的‘魅惑’,逆天点的比如‘玛丽苏光环’‘种马光环’‘弱智光环’

    话题绕回来,所谓外门弟子,就是还没有筑基的那些,有些是年龄小,过yi段时间还是有希望的,有些是资质差,只能在外门混着,看看哪yi天会不会顿悟或者抱上粗大腿得到什么丹药赏赐,yi举突破筑基。而成为外门管事,则是给大人物办差拉关系得好处的不二选择。

    所以说,这是个很需要竞争的位子呢。

    张百忍苦笑:“这已经是我作为外门弟子的第二十年了,若是满三十年还没有筑基,便不能待在谷中了。”到时,要么去俗世为门派经营,要么离开另寻出路。

    感受着越来越充裕的灵气,邵羽可有可无道:“哦。”

    这算是个什么反应?张百忍卡了yi下,又道:“外门弟子多数是峰主或真传弟子推荐c再由专人考察其品行家世决定接来,里面有些年龄还小不懂事,若是他们冲撞了,还请小师叔海涵。”

    “我也还小呢,”邵羽露出个天真的笑靥,双眸明亮如辰星,撒娇般道:“不用担心,若是受了委屈,我自会找师父替我做主的。”

    被惊艳到的张百忍失语中:“”

    对方莫名其妙说了yi串奇奇怪怪弯弯绕绕的话,难道是希望自己给点丹药或者体谅他的辛苦?反正邵羽是不会死撑着要面子的,发生什么事他都原原本本告诉清霄,隐元峰峰主掌情报,自家山谷里的事还做不到明察秋毫就可以狗带了。

    穿过yi个圆形的广场,两人停在yi座两层小竹楼前,据说这是外门弟子标配,邵羽打量了yi下这丝毫不比邵府他住的院子差的摆设,再看看这面积,不合时宜地为前世的房价悲哀起来。

    张百忍终于把小祖宗送到地头,让他有什么不懂的去问室友,留下个通讯符,便累感不爱地走了。

    邵羽晃进去转了yi圈,yi楼显然有人住,他踩着竹梯走上没放个人用品的二楼,开始绞尽脑汁将母亲打包来的yi堆东西合理地塞进房间。至于室友去哪了,谁知道呢?

    天元大陆上流传着修真的基本功法,人人皆可修炼,换句话说,大家的新手技能都是yi样的,假如你能凭着这基础的功法练到筑基期的话,就获得了出新手村的资格,可以去选择门派转职了。

    外门弟子是各门派比较看好的潜力股,每月可以在管事处领取生活修炼所需,并且有资格接门派发放的任务,完成后会由任务发布人给予奖励。

    大多数时候,门派不会管外门弟子的行踪,他们很自由,基本是放养的。

    yi些人会因此奋起努力修炼,yi些人会醉生梦死行乐无度,端看个人选择。

    整理好房间的时候,天都黑了。

    邵羽换好外门弟子服,掂了掂张百忍给的yi瓶辟谷丹,觉得有些忧伤。还没成仙就不吃饭了,这怎么行?他吸了吸鼻子,夜风中传来烤肉的焦香,以及清脆响亮的吆喝:

    “yi日两餐,每餐包吃肉,yi个月yi块下品灵石!”

    “yi日三餐,今晚是烤野兔,不好吃不要钱啊!”

    “提供自酿果酒,祖传配方只此yi家别无分号,便宜卖了!”

    “走过路过瞧yi瞧看yi看,新出炉的热乎乎的丹药,味道比糖豆好多了!”

    “掰手腕了,赌yi块玉佩!”

    邵羽站在窗边,极目远眺,只见白日路过的广场边,灯火闪耀,人影穿梭,小摊接龙,yi派热闹景象。说好的高贵冷艳不食人间烟火呢?这画风yi旦接受了这个设定,还是蛮带感的嘛!yiyi

    揣好财物,觅食去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