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69章 解谜

小说:韩娱之kpopstar 作者:静候轮回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慕熏认为,这把弓就是师门镇派法宝射月弓。

    他把所知的yi切信息综合在yi起,推导出了yi个看似完美无缺的结论:不知是谁c不知从何时起,射月谷的仙器射月弓被人盗走,许是携带不易,那人将这把弓放置在这即将崩溃的遗址中,并且引诱修士前来祭炼此弓,想要让它沾染怨气和邪气,成为yi件威力更大c仅供邪魔道修士使用的法宝,成为天元大陆上数百年难得yi见c仅论攻击能力而言犹胜仙器的魔器。

    邵羽听得很认真,此时提问:“那此人又是如何将射月弓放入这个岩洞的呢?”

    这岩洞热浪翻涌,离得近了连皮肤都在干枯,三人yi起尝试了yi番,木灵根的慕熏最惨,水灵根的邵羽其次,火灵根的于歌夺得最耐烧称号,然并卵,他只能模模糊糊瞧见yi个轮廓,根本走不到弓前。

    慕熏沉吟道:“这世上有许多我们不知道的奥妙,或许正有yi种体质或是yi种法宝,是可以庇佑那人到达其中的呢?”

    邵羽若有所思,和师兄正在绞尽脑汁从疑点试图推出结果不同,他是从结果反推起因,正在考虑如何将这个过程堆砌得合情合理,整理了半晌语言:“我来时曾见到yi面华美的镜子,周围燃烧着生机勃勃的白色火焰,自有yi股高洁和空灵,虽然之前从未得见,但我猜想,那正是上古凤凰yi族的南明离火。”

    于歌附和道:“我也见过两面镜子,yi面燃着红莲业火,将万魔窟的老怪物烧成了刚入道时的模样;另yi面所在之处燃起了三昧真火,不知有多少来不及逃离的修士身死道消。”

    慕熏眸子加深,喃喃道:“七大真火?”

    邵羽无意澄清这遗址之中仅有两种真火,反而对这个误会乐见其成,顺势道:“如果说遗址中真的有七大真火,这儿又到处是金乌的痕迹,那么在阵眼的会是什么火焰,又能是什么火焰?”

    每个人都在心里接上他的话:太阳真火!

    至刚至阳之火。

    传说中天地初开时的火焰,随着波澜壮阔的上古时代yi起消失。

    慕熏心中的震撼yi时难以言表。

    新的疑惑如看不见的触yi手yi样交缠,让他无法呼吸:若是无人能接近太阳真火,射月弓又是如何被放置进去的?莫非里面根本没有射月弓?但玄歌的确说在镜子里瞧见了这个画面,而在此之前,玄鱼和玄歌根本不知道那就是本门镇派之宝

    他突然想到yi个极其可怕的答案。

    若是这把弓,由始至终都在这儿呢?

    那在射月谷的又是什么?

    到底是谁,不愿让遗址崩溃,不愿见到这弓出世的宝光呢?

    慕熏的眸子愈发深邃,漩涡在平静的表面之下转动叫嚣着吞噬,娃娃脸上的笑容却干净得很,让人瞧了便觉得舒适:“你们在来的路上是不是有什么奇遇?后羿射日的记载我只听吕师兄说过yi些,倒是不甚了解。”

    于歌和邵羽对视yi眼,道:“我们来的路上,曾被卷入《射日图》中”

    刚起个头,遗址便整个摇晃了yi下。

    纵然很微小,纵然很快恢复,也瞒不过修士的耳目。

    慕熏的神色仅慌乱了yi瞬,很快平静下来,苦笑道:“当真撑不住了。”

    于歌当机立断:“我进去试试吧!里面的弓是后羿的,我有后羿的传承,是他指定的继承人!”他感觉得到,随着这或许是为了镇压射日弓而存在的遗址的崩塌,岩洞里传来种若有若无的吸引力,似是yi种呼唤。

    好像也只有这个办法了。

    慕熏还有些怔:“可是”

    邵羽将戒指脱下,慎重地戴在了小伙伴的左手无名指上,瞧上去比于歌还要胸有成竹:“去吧。”

    莫名其妙有些酸楚的于歌道:“你不担心我吗?”

    邵羽唇角勾起,那是种奇异而自豪的笑容,仿佛吟诵什么般yi字字道:“这个世界,为你而生。”

    于歌yi手扶在腰间。

    {算交换戒指了吗!算!交!换!戒!指!了!吗!

    1l:接下来,新郎可以吻新郎了。

    2l:不对,接下来应该要说誓词的:这是我给你的结婚信物,我要娶你c爱你c保护你。无论贫穷富足c无论环境好坏c无论生病健康,我都是你忠实的丈夫yi(*////▽////*)q

    3l:应该是中式婚礼才对吧?而且那是同yi个戒指啊!

    4l:楼上真破坏气氛【扶额}

    {这里原文不是已经坑了吗?为何没有yi个人担心yi丢丢?太有信心了吧!

    1l:明显是给男主安排的机缘啊,担心什么?

    2l:如果进去的是烧鱼,我才要忐忑呢。}

    {是不是很快出去打幕后byiss了?有人知道byiss是谁吗?

    1l:我知道!233333虽然没写到就坑了,但原文作者是个实力剧透党,我刚把《炎帝》下面的评论全都翻了yi遍,作者说了是射月谷的掌门宗夷。

    2l:什么动机?

    3l:鬼知道,我这么纯洁正直的yi个人不会理解反派的思想的→_→}

    {我要上天了!}

    {想知道作者大大是不是快完结了?}

    {苏苏苏!捧大脸!‘这个世界,为你而生’,递戒指,这这这为何感觉像表白

    1l:你们不觉得这句话有点那啥,烧鱼又不知道渔歌是主角,他为什么说这句话?难道他已经深深爱上了于歌,觉得整个世界都是围绕着他转动的?

    2l:这样想想,是有点怪。

    3l:不造为啥,我又想问,那时候有‘世界’这个词吗?

    4l:yi花yi世界,yi叶yi如来→_→

    5l:也许烧鱼真的知道些什么呢?比如说他跟清岚师叔学了夜观天象,某yi日忽有所感,深夜起身披衣伫立,望见遥远的天边,有飞碟,有阿凡达,有御剑的修士,还有我们的聊天记录?yi(*▽c)ツ

    6l:。。。

    7l:这画面太美yirz

    8l:我选择狗带。。。

    9l:魔性23333,不烧鱼我其实是个淑女来的,哦不对大家闺秀!

    10l:加yi层盖成话题楼,什么鬼扯的脑洞如此清奇哈哈哈哈哈哈}

    虽然还是很多不懂,但姑娘们对他收服内里的仙器无疑是持支持态度的。于歌定了定神,又看了邵羽yi眼,走了进去。

    热浪扑面而来。

    轻薄的雾气萦绕在身边,这yi次不是遗址本身的,而是白星护住了他,于歌心下微暖。

    后羿传给他的,和现有的功法不同,是yi种新的灵力运行方式。

    这种灵力运转方式在如今的修真界瞧来古怪地很,和天元大陆上流传的c人人皆可尝试的基础功法截然不同,有时相逆,有时相合,动静之间,全无规律,最开始,于歌练起来全身如同刀绞,每次都大汗淋漓,还要被后羿拎着泡奇怪的药浴,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能够能够越来越顺畅地使用这方式,甚至能毫无障碍地切换平日《九龙诀》灵力运行和这种方式之后,后羿宣布他可以出师了。

    于歌当时反驳:“我有师父了。”

    后羿无所谓地笑了笑:“别这么绷着脸,小小年纪这么死板,你不愿意叫师父就算了,叫大哥总行吧。”

    于歌点头:“后羿大哥。”

    “好了,我真受不了你的yi本正经,记着,这种方法只能用在你手上有武器的时候,最好是弓,你要是用剑,效果就不如弓好了,唉,为什么进来的不是个用弓的?”

    于歌像是没听见他的感叹,问:“后羿大哥,我学的是什么?”

    后羿在脑海中叉掉《拉弓法》,随手取了个名字:“叫《射日决》好了,听起来有气势点,小子努力修炼早日飞升,你要是到了仙界,记得来找我。”

    如今,于歌便运起了《射日决》。

    他的视野yi下子竟穿透了熊熊燃烧的火焰,瞧见了颤动着的宝弓!

    只有依附在弓上的yi小簇,才是上古遗留下来的太阳真火,它的yi旁,立着只金乌的虚影,昂着头,带出骨子里的傲慢,喙和利爪锋利闪着寒光,眼神却是空洞的,黑幽幽没有yi丝光彩。

    抵御着越来越高的温度,于歌的速度也越来越慢,他的头顶乃至全身都冒出豆大的汗珠,嘴唇很快干裂,接着是皮肤。

    还有二十步。

    十五步。

    十步。

    眼睛快要睁不开了,透过火焰四周是种扭曲的景象,于歌突然大喊yi声,而后拔足狂奔!

    他终究触到了射日弓!

    轰!火焰席卷而上,将他包裹成yi个火人。

    岩洞中,没有透过yi丝声响。无论是于歌的喊声,还是其他声音,都没有传出来,如同yi个安静的坟墓。

    慕熏终于听完了小师弟在《射日图》中的所见所闻,脑中千回百转,定了定神:“你不担心玄歌?”

    “我都不知道我在想什么,明明觉得他肯定会平安无事的,但总觉得有些不妥”邵羽苦笑yi下,话锋yi转:“慕师兄,你觉得若是有人进入《射日图》中,既没有完成考验得到传承,也没有被困住侥幸逃脱,那么,他若是在炼器上有些才能,有没有办法,仿照真正的‘射日弓’,做出yi把‘射月弓’呢?”

    “啊,当然,”慕熏听到自己的声音响起,那么波澜不惊:“射月谷的开派祖师,或许就是如此呢?”

    他的手已紧紧攥住,指甲刺破了掌心,有殷红的血流入土壤。

    射月弓,仅仅是个仿冒品。

    不愿意宝弓现世的c为此不惜让众多修士包括同门尸骨无存的,会是谁?掌门c长老c峰主还是,他们都是知情者?他们都是参与人?在他们眼中,真传弟子,也不过是饲料罢了。

    师兄,我会给你报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