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233章 新生

小说:韩娱之kpopstar 作者:静候轮回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邵羽摇了摇头。

    如果以游戏等级来衡量的话,雪豹是5级,他却是90级,巨大的差距足以让人看清楚雪豹的每yi个动作,像是电影里的慢镜头yi样,敌方扑过来的动作被yiyi分解,每yi步都被瞧得清晰无比,且随时可以做出应对。

    盯了那在跃起时显得尤其长的尾巴yi会,邵羽没有理会那根本不破防的爪牙攻击,直接选了个好姿势将这雪山大猫抱在怀里,不理会它的抓挠,yi边往它的身体里注入灵气yi边顺毛安抚:“小灵c小灵”

    选定了大雪山作为居住地之后,于歌和邵羽没有顾忌地释放了自己的气息,他们同属于妖族中的顶尖血脉,修为不俗,威慑力庞大,山上的生灵立即臣服,不同的是,鸟儿们欢欣雀跃,飞来献歌;鱼则吓得翻了肚皮。

    不奇怪,大鱼吃小鱼嘛。

    至于走兽,属于正常被强者压制的情况,由于邵羽对毛茸茸生物的偏爱,总喜欢去撩这只雪豹,两方也算是熟悉,偶尔豹子吃饱喝足趴下休息的时候,凑过去揉它下巴不会反抗。

    小灵这个名字,是邵羽随口取的,于歌吐槽和小碧yi脉相承,邵羽则表示我比你技高yi筹,起码没有叫小雪。

    于歌哭笑不得。

    两个取名废,谁也别说谁。

    或许是发现伤害不了对方,或许是认出了来人,或许是长时间的安抚,雪豹逐渐安静下来,嗓子里发出呜咽声,友好地舔了舔他。

    邵羽使劲蹭了蹭油亮的皮毛,道:“发生了什么?”

    他和那双美丽的眼睛对视,猜测着对方的情绪中隐藏的意思。

    于歌戳了戳和雪豹互相凝视成雕像的邵羽:“你瞧出什么了?”

    “没有啊,”邵羽上前,抱住雪豹蹭起来:“只是发现小灵又漂亮了!”

    于歌:“”

    偏偏两个人都没法直接听懂走兽的话语。

    撕了yi些牛羊肉喂给雪豹,大猫狼吞虎咽地吃完,它分别咬了咬邵羽和于歌的裤腿,走了两步,又回头瞧他们。

    明摆着是要他们跟上。

    于歌喃喃道:“我开始喜欢它了。”

    “因为它没有偏爱我太难得?”邵羽打趣道。

    于歌居然很认真地点头了:“嗯。”

    龙为鳞甲之祖,换言之,如果是让yi条蛇选择更亲近于歌或者邵羽,它是会选择前者的,但这世界上到底还是其他种类的动物多些,于歌很少有机会展示他的亲和力,况且,其实只有少数人类会喜欢蛇这种动物的,多数人类还是更喜欢毛茸茸的c外表可爱的动物。

    换个词,萌。

    而于歌也属于这多数人类。

    雪豹的巢在岩石的缝隙里,钻进去便是个小洞窟,柔软的干草上,三只全身覆着细细绒毛的小雪豹睡成yi团,可爱极了。

    似乎是察觉到母亲的气息,它们还没睁开眼睛,就扭动着小身子不安分地爬着,然后不可避免地,踩到了自己的兄弟姐妹,还不够有力的爪子和骨头没法支撑固定,打滑掉了下去。

    母豹温柔地舔了舔宝宝们,躺了下来,小豹子们在母亲腹部yi拱yi拱,伸出粉红色的小舌头舔舐寻找着□□,迫不及待地吸吮起香甜的乳汁来。

    邵羽摸了摸雪豹的尾巴。

    他第yi次瞧见这只豹子的时候,对方正咬着自己的尾巴尖,那模样实在太可爱,邵羽当时就沦陷了,后来他去网络上查资料,知道了更多关于雪豹的故事以后,就更喜欢这种动物了。

    于歌也同样喜欢。

    不得不说,他们选这座山作为居住点,也是因为有好邻居的缘故。

    那么,洞府开在哪呢?

    于歌举目四望,视线突然凝住了。他大步走向草丛,从中捡起了yi个东西,拿到邵羽面前。

    麻醉yi弹。

    偷猎者!

    两人立刻得到了结论。

    鉴于这颗子弹就在巢穴附近,偷猎者知道小豹子存在的可能性很大,那么“小灵,你这次生了几个宝宝?”

    邵羽花费了yi些时间才成功地表达出这个意思,雪豹目光平静而满足,充满了母爱,显然宝宝都在这里,yi个都没有少。

    “这不太对。”

    当邵羽和于歌准备走远些找找线索的时候,雪豹见他们要离开,不安地站了起来,叼住了走在后面的邵羽的裤脚,双目中露出恳求之色。邵羽心中yi动,蹲下来揉揉它的耳朵:“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吗,小灵?”

    雪豹叼着小豹子,放在他怀里。

    yi连三次。

    邵羽的怀里暖烘烘的,三只小豹子换了几个姿势,便呼呼大睡了起来,当真不知道烦恼为何物。

    雪豹又叼起干草,优雅地来到于歌面前。

    剑修:“”

    区别对待,心好累。

    然后,它带路,在雪山的岩石中跳跃起来,不时停下来探查各个可以容纳身体的缝隙后的情况。

    “小灵在找新家!”

    原本的窝被敌人发现,并且敌人还有可以再来,当务之急是把没有自保能力的宝宝们转移到安全的地方去。

    那么为什么在两人来之前它没有这么做呢?

    不,或许不是没有,而是没来得及。

    麻醉的效力说不定才刚刚消退,雪豹立刻开始找新的适合做窝的地方,然后遇见了他们邵羽脑中的事情yi件件串联起来,接着下了结论:“卫奇致有问题。他就是偷猎者。”

    于歌也想通了:“没错。”

    雪豹没办法yi次叼着三只幼崽,何况这样遇见了危险它没法攻击,于是只能先出去找合适的地方再把宝宝叼过去,这件事迫在眉睫,它yi定是刚恢复行动能力就去做了——也就是说,偷猎者离开的时间不太长,即使离开也没有离开太远。

    而初见两人时的攻击动作,就是因为他们身上有偷猎者的气味!

    这些条件综合起来,再加上楚静静慌张的神色c卫奇致的紧张与兴奋,答案呼之欲出。

    “真可惜,”邵羽冷冷道:“他们要空手而归了。”

    等待并不漫长。

    事实上,yi天不到,两位修士便欣赏到了yi出好戏。

    雪豹幼崽已经不在原地了。

    卫奇致懊恼地到处搜索,两个女人跟在后面,距离逐渐拉开,颜思思的眼睛眯了起来,轻声道:“差不多,可以收网了。”

    楚静静没有听清:“思思,你说什么?”

    “我说,希望yi切顺利。”

    转折很快出现。

    yi群突然出现在山上的警察包围了他们。

    这些荷枪实弹的藏族人眼中冒出凶光,对于偷猎者,藏民们yi向是深恶痛绝的。但这并不能解释的行踪和动机泄露的事实,卫奇致怀疑的目光停在楚静静身上,神色陡然狰狞起来:“臭女人!”

    照他的想法,颜思思对他言听计从,倒是这个叫楚静静的总是yi副良心不安的虚伪模样,如果有人告密,yi定是她!

    他朝着两女冲去,却是卡住了颜思思的脖子:“都让开,否则我要她死!”

    “思思!”

    楚静静尖叫起来。

    人质在手,卫奇致逃脱了警察的包围圈,仿佛爆发了什么潜力,拔足狂奔到天下,看也不看越野车旁晕倒的两个警察,带着女友上了车,朝着某个既定的方向猛踩油门:“思思,不要紧吧?刚才是为了脱身,我才”

    “我知道的,”颜思思瞧着他,还是那么专注那么倾慕:“奇致,我们赶紧去医院吧,你的伤需要处理。”

    卫奇致笑道:“放心,组织有医院!”

    颜思思没有追问组织的事,只是关心他的伤势,毕竟是野外的兽,和家猫家狗不同,没准会感染到什么不好处理的病毒,催促他尽快去看医生。

    这种不追根究底的c全心全意的信赖和关怀显然打动了卫奇致,他将颜思思引到了草原上组织的据点,告诉她自己想推荐她加入。

    颜思思欣然应允。

    接着,这个据点被yi锅端了。

    知道颜思思身份的那yi刻,卫奇致狂叫起来:“不可能!你不是交通厅厅长的女儿吗?!”正是因为颜思思拥有如此身份,他才努力地追求她,才肯定她不会是那些来盯梢的人。

    “厅长的女儿,就不能做警察吗?”

    yi把小巧的塑料□□,直直对着卫奇致,颜思思笑得不屑:“为了发展组织的事业,追求你并不喜欢的女孩,真是辛苦了啊。”

    不错,这是个庞大的偷猎组织,而卫奇致只不过是其中底层的yi员。

    楚静静事后问颜思思:“为什么不把姓卫的直接抓起来呢?”

    “抓他没意思,”颜思思狡黠yi笑:“看他那智商,也知道不会掌握什么像样的机密了。”

    几年后。

    邵岳焦急地在走廊里转着圈,护士们含笑看着他,很能体谅他的心情:妻子正在分娩,这是个即将做爸爸的男人。

    yi个护士的视线划过窗外,突然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低呼起来:“鹰!天啊,是鹰!”

    苍鹰扑面而来,爪和喙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天!”

    众人避开,唯有邵岳目光凝重,打开了窗户,熟练地在苍鹰掠过时自它脚上取下yi个细小的竹筒。

    倒出蜡丸,捏碎外衣,将纸条从裤兜中掏出,好像本来就在那里,邵岳当着护士们的面瞧起来,倏忽间泪流满面。

    邵羽和于歌离开了。

    “哇——”

    病房里传出了婴儿的哭声。

    离去与到来,逝去与新生,时光划了yi个圆,首尾融合在了yi起。